欢迎访问 中国历史故事网www.daheunion.cn
当前位置: 网站首页 > 历史人物 >

霍元甲的孙子讲述80年前真实的霍元甲

发布时间:2019-05-19 15:32:59 来源:中国历史故事网 点击:
  一本杂志不负责任地登了一篇有损霍元甲形象的文章,霍文亭忍不住拍案而起……
  
  80多年过去了,霍元甲挂在故乡脖子上的煌煌勋章仍在闪闪发亮。这一点,在村里走来走去的我有真切感觉。
  
  村南有刚刚竣工的霍元甲陵园,村北有正在兴建的霍元甲故居,村中央“霍元甲精武学校”的校园里反复回荡那首《万里长城永不倒》,孩子们在歌声中腾蛟起凤。
  
  “去年,我去张家口那边玩,一说是霍元甲的老乡,人家把我围了起来,非让我教他们武术不可。”街上,一个小伙子这样说。
  
  “有一次,我们的车在北京房山区肇事了,村上派我去处理。我到了那里的交通队,负责处理事故的那个交警正在练书法,我站在旁边不敢吭声,心里着急,后来忍不住说我是小南河来的,那警察一下站了起来,连声说对不起。一桩复杂的案子,很快就处理完了,为嘛?人家说得明白,霍元甲面子大。你看,我们借了老祖宗的光了。”村委会办公室里,治安干部边照波这样介绍。
  
  “每天都有大批中外游客来村里参观、现在美国、加拿大、瑞士、澳大利亚、日本、印尼、新加坡、台湾、香港等国家和地区都有精武会,我们小南河借霍元甲的名字快传遍全世界了。”村老年人活动室的老人个个都能向来访者讲出一段霍元甲的“评书”,他们往往都像今天这样开场。
  
  出了村委会大院,拐进胡同里的一个的小字,主妇迎我进屋,满室的阳光里端坐着一位威武的老人,听明白我的来意后,老人脸上的阳光忽然散去,只简略地“哼”了一声,就不再说话。
  
  这位老人是霍元甲的孙子霍文亭。
  霍元甲的孙子讲述80年前真实的霍元甲
  一、小南河人对民族英雄霍元甲崇拜若神明,80多年来痴心依旧,不允许有不恭之举。
  
  老人就那样坐在椅子上,面如危崖,冷峻的目光直着逼我。我连续提了几个问题,他都不语。他的老伴一旁解释说:“他的耳朵背”
  
  “记者来的太多了,什么样的都有,我现在都不相信了。”他突然接过话茬,讲出了这样一句。
  
  显然,老人家的话里有话,我又不便问,于是只好假装没听懂,就又重复了一下刚才的话……
  
  “村里投巨资修建陵园和纪念馆,看来小南河人对您祖父确实很崇拜呀!”
  
  又是许久的沉默,很难堪。
  
  墙上的挂钟趁人不备敲了一下,老人开口了。这是2月9日下午时。
  
  “小南河呀……”霍文亭目光里的冷峻一下变在浩淼了。
  
  小南河村,位于天津西南10公里,据《宋史武经总经前集》载,小南河本是北宋时沧州横海军所设的一个军寨,随着辽、金的南侵,军寨失去了边防的意义,而演变成一个村寨。尽管变成村寨,习武之风却在民间延续下来。在抗击辽、金以及明初燕王扫北等重大军事活动中,这里的百姓都曾有过杰出表现。上马击狂虏,下马事耕耘,千百年来,这里的人民一直过着亦兵亦农的生活。武林豪杰常慕名前往,既为切磋学习,又图保家卫国。清康熙年间,西汉骠骑大将军霍去病之后“秘宗拳”创始人霍力通从山西辗转小南河定居,1869年,也的七世孙霍元甲出世,小南河从此注定要闻名天下了。www.daheunion.cn
  
  “我爷爷霍元甲和他的迷踪艺在小南河出现,不像是偶然,好象冥冥之口有种默契、暗合,你看,小南河自古习武成风,我家先祖因此才选择这晨定居,秘宗拳在这里已经磨练了六世,到了我太爷霍恩第本已炉火纯青,我爷爷镜意进取,千方百计旁参博鉴,终于集百家之优长汇各派之精粹,将祖传‘秘宗拳’发展为‘迷踪艺。小南河地处天津近郊,清末天津已成半殖民地,这一带的老百姓深受外国人的欺压,爷爷的爱国思想也就理所当然地要在这时形成。”78岁的霍文亭对其祖父的研究已臻专家水准。
  
  1910年9月14日,霍元甲在上海被日本人毒死,次年,其徒刘振声等扶柩归里,霍元甲安睡在生他养他的小南河,小南河的乡亲虔诚地呵护着英灵,不允许谁对他有丝毫不恭。改革开放后,小南河已成为现代化试点村,乡亲们看到霍元甲的坟茔快成了一堆荒冢,心里过意不去对坟墓进行了大规模的修缮。小南河成了天津有名的爱国主义教育基地。1991年7月28日,江泽民总书记曾专程来到小南河视察,他笑问村干部:“你们村是霍元甲的故乡,你们都会武功吗?”在场的村里人都笑了。1998年,村里特别辟出70亩地,投资200万元,给霍元甲修建了一个十分气派的陵园,陵园内有高大的塑像,宏伟的殿堂,孙中山当年亲笔为霍元甲题写的“尚武精神”四个大字被村人镌刻在巍峨的纪念碑上。
  
  “霍元甲不光是我们小南河的光荣,也是我们中国的光荣,他是爱国的武术家呀,他是民族英雄呀,所以,有人对他说三道四胡编乱造,我们都不答庆,我们和霍文亭的感情一样的。”村人们对我说,情绪有些激愤。
  
  二、风波叠起,一些传媒不同程度地损害了霍元甲的形象,不能不令人愤慨,这一次简直令霍元亭怒不可遏
  
  霍文亭是霍元甲次子霍东阁的次子,1921年出生,两年后,其父霍东阁赴南洋发展精武事业,曾于1926年、1935年先后两次回小南河,准备接走他,但霍文亭舍不得安睡在小南河的祖父。在这两次与父亲的接触中,霍文亭得到了迷踪艺的真传,后来还收了徒弟进行传播。解放后,在小南河小学当教师授子女,致使他的四男二女无一人继承霍氏迷踪艺,这是老人所长恨不已的。1980年,落实政策,被请回学校,不久退休,现任小南河精武会副长、天津市西青区政协委员。他原以为从此该过平静的日子了。然而自电视剧《霍元甲》播映以来,他的日子就没有多少平静,以讹传讹的现象屡有发生,这最近的一次最令他气愤。
  
  “我要告他们!他们这是别有用心。我调查过,这家杂志的主办单位为了和日本合资搞一个项目,就昧着良心在杂志上登出了一篇文章,说我爷爷不是日本人毒死的,是自己得病死的。果然,去年就有日本人到天津来找到我,说你们霍家一直说霍元甲是我们日本人毒死的,可现在你们的杂志已经承认他是自己得病死的,你现在怎么看这件事?我当时没给他好脸色,我对他说,杂志是迁谣,为什么造这个谣,你应该知道,我爷爷的死因非常明确,这是赖不掉的,我拿出事先准备好的《精武本纪》给他们看,他们不再说什么。”
  
  《精武本纪》是发年精武会在上海创办的会刊,其创刊号的序言为孙中山撰写。里面有这样的记载,“力士殁之翌晨,秋医已鼠窜归窟,力士门弟子大疑,检力士日服之余药,付公立医院察之。院医曰:‘此慢性烂肺药也’,此药今贮公立医院,吾侪矢誓,永不忘此纪念。然杀一霍元甲,而第二、第三,以至无量数之霍元甲又继续产生,其又将若之何哉!力士既殁,门弟子皆决心努力进行。”
  
  霍文亭继续说:“我爷爷在1909年冬到上海,就为的是给中国人雪耻,他当时说,‘世讥我国为病夫国,虽有铜筋铁骨,无所惧焉!’他摆摆台吓跑了英国大力士奥皮音。三个月后,居住在蓬莱路的日侨国内选来十几名柔道高手要与我爷爷过招,公证之后,我爷爷命大徒弟刘振声出场击倒了他们5人,日本柔道首领红了眼睛,自食其言偷袭我爷爷,被我爷爷乘势把他打倒在台阶下,一条胳臂当场折断。日本人见硬的斗不过,就又提出交朋友,并设宴言和,在酒桌上他们见我爷爷咳嗽,就送他到虹口白渡桥秋野医院治闻,医生秋野是他们的同党,给我爷爷服的是烂肺药,爷爷的病越来越厉害,要求出院,秋野以种种理由阻拦,后来爷爷在朋友的帮助下回到家,不料中毒已深,很快死去;樗缘囊,证明那是一种慢性烂肺药。这就是历史的真相,无论怎么会颠倒黑白也颠倒不了的!毒浔炯汀酚屑窃,1985年,香港那部电视剧上演以来,我曾到上海、广州、北京等地访问过许多健在的老精武会员,他们异口同声都是这样说,他们都是历史的见证人呀!”
  
  霍文亭说,他曾找到那家杂志社,却没有得到什么像样的回答,说什么这也是一种观点,他提出要见作者,杂志社的人又遮遮掩掩地说作者是南方人,叫什么名字不知道,他用的是笔名;粑耐K担“文章做得很恶毒,前一段是借用我说的话,紧接着就亮出那个所谓的新观点,给读者的感觉那话是我讲的。我现在身体不好,小脑萎缩,行动不便,可我还是不允许他们这样明目张胆地歪曲历史,我要告他们,年轻人呀,不能为了一点经济利益就什么都不要了。何况,这是大是大非的原则问题。日本人的目的很明确,能赖掉就赖掉,就像他们要赖掉侵华的史实一样。”
  
  此前,还有一场风波,也曾让霍文亭愤愤不平。
  
  1985年,霍文亭看到了香港电视连续剧《霍元甲》。剧中无中生有地编出赵倩男,并让霍元甲和她搞婚外恋,还生了一个叫霍东觉的孩子。对此,霍文亭十分气愤。他认为这丑化了爷爷,小南河的乡亲们也这样认为。于是,霍文亭到上海发表文章斥责这一有为编乱造的行为,并青洋要起诉。不久,香港着名功夫影星梁小龙率《霍元甲》剧组来到小南河看望霍文亭一家。演员们纷纷向他拱手致意,而且个个笑容可掬,霍文亭一脸的阴云渐渐淡去,他号台家人要热情招待远方的来客,剧组演员在霍家有说有笑地玩了大半天。
  
  霍文亭基本上宽恕了远方的客人,那部电视剧毕竟还是歌颂了民族英雄霍元甲,大甲,大力弘扬了他的爱国主义精神,在很多重大问题上都站在了中国人民的立场上,维护了中华民族的尊严。
  
  然而这一次,霍文亭不想宽恕那家杂志。他说,虽然身体不好,可不想善罢甘休。
  霍元甲的孙子讲述80年前真实的霍元甲
  三、霍文亭要澄清的几个重大史实:关于父亲霍东阁,关于霍英东,关于刘振声,关于陈真,关于独臂老人……
  
  电视剧《陈真传》里有陈真拉着赵倩男的所生胖小子霍东觉在广州码头跑来跑去的画面,这在霍文亭看来十分可笑。事实上,霍元甲并无一个叫霍东觉的儿子,他和妻子王氏生了二男三女,二男分别是东章、东阁。在广东一带活动过的,就是霍文亭的父亲霍东阁。但那时霍东阁已经是顶天立地的大丈夫了。1910年,霍元甲在上海遇害,霍东阁闻讯后和叔叔霍元卿一起到上海主持刚刚庭生两个月的精武会,时年15岁。自幼得到祖父/父亲精心调教的霍东阁在上海滩一亮相,当地的武林高人便惊呼:“武技一如乃父”,精武会在他和霍元卿的主持下,日趋红火。9年后,霍东阁前往广州为孙中山的部下海军总司令温树德所聘任军中武术教练。教了一年,温树德倒戈孙中山,霍东阁愤然离去。1923年,霍东阁应广大华侨之邀到南洋发展精武事业,太平洋战争爆发后,霍东阁倾全力投入到抗战当中。在一次为抗战募捐义演中,被日本宪兵抓捕入狱。在狱中,他不畏强暴,和爱国华侨赖汉传共同谱写了一首抗日歌曲,教难友们传唱,与日冠进行坚决斗争。日本投降后,霍东阁萌发新的思想,即“要根除‘东亚病夫’的耻辱,除了练武强身外,还要治人疾病”,从此,他刻苦钻研医术,很快成为一个名医。不久,他又开了一个“东阁制药厂”,悬壶济世,他的服务对象主要是华人;舳筇熳蚀嫌,当日霍元甲去上海打擂,临行前,对妻子王氏说:“老二太聪明,将来一定有前途。我不在家,千万不要让他失学。”霍东放对在着镜子为自己塑石膏像,塑得极其传神,人们称这张照片为“三个霍东阁”;褂幸徽耪掌,拍的是霍东阁驾驶飞车自天而降的姿态。飞车是一辆带有两个翅膀的自行车,那是霍东阁自己设计制造的,飞行自行车是他多年的科研成果,试飞时曾轰动万隆。1956年4月18日,霍东阁逝世,终年62年。
  
  曾有传言霍英东是霍元甲后人,霍文亭说:“霍英东是香港精武会的会长,他热爱精武事业,给香港精武会以大力支持。但他并不是我们家的人。”
  
  刘振声在电视剧中的形象单薄,可实际上他在精武会的历史里位置显要。他原本是山东镖局的一个镖师,由于敬慕霍元甲的“迷踪艺”,特地赶到天津霍元甲工作的“怀庆药栈”当雇工,半年后,终于被霍元甲收为徒弟;粼资账酱蚱屏嘶艏“传内不传外”的古规;粼资攀篮,他和霍东阁、霍元卿共同主持上海的精武会,三年后,突然失踪,霍文亭曾多方打听,至今没有消息。
  
  陈真,《霍元甲》与《陈真传》把这个人物渲染到了极致,八十年代的香港青年几乎将他视为“武圣公。”但霍文亭却无情地否定说:“这个人是假的,我爷爷的徒弟中从无一个叫陈真的。一点影儿都没有。”小南河的另一位老人对我说:“陈真身上有刘振声的影子。”
  
  香港着名导演徐小明塑造的独臂老人可谓有血有肉,可霍文亭认为这一形象还是有损于霍元甲。1890年,河南来了一位姓杜的武林高手,在接受霍家的盛情款待后,却将霍元甲的弟弟霍元卿打倒,霍恩第正要亲自出马,霍元甲那边飞起一脚把杜的腿踢断,霍恩弟见了十分惊讶,因为他从未教过这个儿子武功。这是霍元甲“出山”的第一脚,从此霍恩第开始承认长子的天赋,并亲自向他传授“秘宗拳”。这个事件很重要,霍元甲在那天震动了武林。但霍元甲并没有像电视剧中演的那样把独臂老人打死,而是为之进行数月的治疗调养,杜师傅伤愈含泪拜别。电视剧的写法,歪曲了霍元甲“仁慈过人宅心宽厚”的武德。
  
  告别时,老人火气仍然不减,他的结束语掷地有声:“历史就是历史,为哗众取宠而随意编造是无聊,为讨好洋人而故意歪曲是无耻。”
相关文章推荐:
  • 历史上真实的霍元甲
  • 武林高手霍元甲死因之谜
    顶一下
    (1)
    100%
    踩一下
    (0)
    0%
    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