歡迎訪問 中國歷史故事網www.daheunion.cn
當前位置: 網站首頁 > 黨史故事 >

電視劇《胡子將軍》中的主人公孫毅的故事

發布時間:2019-05-19 15:27:12 來源:中國歷史故事網 點擊:
  北京城的華嘉胡同里,有座著名的“將軍府”。
  
  關于這座府第的歷史,胡同里的老人能上溯到清初,然后,一代一代地順沿講下來,講出300多年風云變幻滄海桑田。然而不變的是這里的主人似乎永遠都是史上有名的將官。且不說皇太極御前的大將,也不說蔣介石麾下的宋哲元,單是在我們年輕的共和國歷史上,這里就曾先后住過張震將軍、王尚榮將軍等。
  
  “將軍府”名符其實。
  
  如今“將軍府”的主人,是當代中國軍事史上一位名聲顯赫功勛彪炳的人物。
  
  寧都暴動有他奮勇廝殺的身影;
  
  平型關大捷是他給黨中央發出捷報;
  
  抗大二分校,是他培育出一批批指揮官;
  
  冀中大地,有他軍區司令員橫刀躍馬的英資;
  
  他就是:1955年授銜的中將,一級八一勛章、一級獨立自由勛章、一級解放勛章、一級紅星勛章的獲得者,原解放軍總參謀部顧問、全國政協常委孫毅將軍。
  
  老百姓喜歡叫他“孫胡子”,毛澤東則喜歡叫他“孫行者”。
  
  1994年5月12日,是老將軍90大壽的喜慶日子。那天中午,記者走進“將軍府”。
  
  聶帥的原秘書張俠同志指著一位被紅領巾們“包圍”著的老漢,對我說:“他就是將軍!”
  
  我愣住了!
  
  這難道就是大名鼎鼎的孫毅將軍?他簡直就像是一個老更夫,將軍家的老更夫。
  
  那身舊得不能再舊的軍衣,是他的將軍服?那雙黑布鞋,是他的將軍靴?還有這個所謂的“將軍府”,它應有的雕欄畫柱呢?它應有的水榭樓臺呢?沒有了這些,難道僅僅幾棟小平方就能稱得上“將軍府”嗎?
  
  但將軍就是將軍,他的氣勢,他的風骨,再古樸,再平實,也還是遮不住。
  
  “我就是要打掉自己的威風!”將軍說這話的時候,白胡子一翹一翹的,很迷人。
  
  將軍這胡子也有故事,在我軍嚴格的軍營里,只有賀龍元帥、李克農將軍和孫毅將軍3人可以蓄須,這是毛澤東的特許。“胡子將軍”的稱號由此得來。參加將軍生日賀典的,有黨政軍各界領導人,更多的是他的學生和青年朋友。但無論是誰,也不過是帶來美好的祝愿以及鮮花之類。1938年抗大二分校畢業的十幾名將官,給他送來一尊漢白玉小雕,老人摸了摸雕像上的胡子,又摸了摸自己的胡子,孩子似地笑了,連說:“像!像!”至于別的什么昂貴的壽禮是沒有人敢送的。據將軍的朋友白永峰講,將軍曾怒吼著將一人的禮品扔到大門外。聽了這細節對“將軍府”的弊絕風清也就不奇怪了。
  
  將軍的客廳很大,但沒有紙醉金迷的豪華,沙發是舊的,地毯是舊的,而除了舊地毯與舊沙發也就看不到別的什么家具了。
  
  然而,這里有拙樸,有雄渾,更有幽雅。一張世界大地圖掛在正面墻上,三面是出自各類行家里手的書畫補壁。有黃鎮同志贈的《松梅圖》和“鐵骨鋼筋美玉顏,不怕狂風冰雪寒的題詞;有李鐸書贈的“老當益壯”;有原總參謀長遲浩田贈送的條幅:“華夏名將,學府高師,桃李滿園,弟子萬千”還有將軍自勉的兩個字“奮斗”,豪放,雄勁,寫出了他自身的氣質。
  
  老將軍是個瘦高個,腰板筆直筆直的,高鼻細眼闊嘴,當年叱咤風云的英雄氣質依然不減。除了那引人注目的翹胡子,最大的特征就是他的聲音,說他“講”話是不準的,因為老人的言語多是“吼”出來的。
  
  針對記者提出的一些疑問,將軍“吼”出如下答案:
  
  “廉潔奉公,不是我孫老漢發明的,這一道德規范在我國文明史上是源遠流長的。我只不過是盡力做而已,但我還沒能完全做到。”
  
  “孔子說:‘其身正,不令而行;其身不正,雖令不從’”這就是說,執政者本身行為端正,即使不發命令,老百姓也會去干。執政者本知行為不端正,雖然發布命令,老百姓也不會聽從。
  
  漢代的劉向指出:‘官莫如平,臨財莫如廉。’做官最重要的是要公平,理財最重要的是要廉潔。
  
  北宋的清官包拯也曾一針見血地說:‘廉者,民之表也;貪者,民之賊也。’
  
  民主革命的先行者孫中山提出‘天下為公,世界大同’的口號,以推動社會進步。
  
  以上忠賢、清官、革命家的思想意識與實踐,其政治目的,雖然是為本階級的政治統治服務,但其思想言行包含著群眾的利益和集體主義的內核。這種為官不貪,清廉自守,不徇私情,一心奉公的傳統美德正是我們民族的精華。古人能做到,我們共產黨人為什么做不到?只有黨風正,良好的社會道德風尚才能成為有源之水、有本之木,如果我們執政黨的黨員,特別是黨員干部都能全心全意為人民服務,一身正氣,兩袖清風,那么就沒有不正的黨風!
  
  “我孫老漢從參加革命的那一天起,就沒有想到還能活到今天,更沒有想過為自己索取什么。我老漢是幸存者,是后死者,和死去的烈士比,我是只有從苦之勞,而乏建樹之功。我的老戰友董振堂率領3800名戰士,在高臺和敵人打了7天7夜,他們寧死不屈,個個都是好漢,最后彈盡糧絕。董振堂從城墻上跳下來,他身負重傷,下令警衛員開槍打死他,決不當俘虜。警衛員說什么也不開槍,他掏出手槍自殺了。剩下的同志被敵人全部屠殺了。3800多人呢!同葬一穴!他們都是革命的種子。他們都沒看到革命的勝利,都沒過上好日子!”
  
  說到這里,老人淚流滿面,他激動地做了個有力的手勢,接著“吼”道:“難道我們有理由居功自傲嗎?難道我們有理由貪圖享受嗎?難道我們有理由腐化墮落嗎?
  
  據說,腐敗分子一般都是先從“五子登科”入手,即率先解決“位子、票子、房子、車子、孩子”五方面的問題,在這五方面的待遇遠遠超出一般老百姓。
  
  孫毅將軍卻與之相反,偏偏搞了個“五子下殿”。
  
  1982年夏,擔任全國政協常委的孫毅向全國政協黨組寫下了一份辭呈:
  
  政協黨組:
  
  明年“五一”勞動節,我就進入80歲了。精神雖好,腦力已衰,自然法則不可抗拒。今冬開五次全會時,請免除我的召集人的任務,明年夏開六屆一次全會前,請免去委員職務。
  
  在擁有眾多委員的全國政協,孫毅是第一個提出辭呈的。經薄一波同志批復,印送中共中央政治局常委、中央書記處,最后同意他辭去了政協常委和委員的職務。
  
  同年秋天,在有眾多老將軍參加的總參黨委會議上,孫毅對著總參黨委書記、總參謀長楊得志,三次彎下他那筆直的腰板,懇切請求辭去落實政策不久被任命的總參謀部顧問職務。www.daheunion.cn
  
  “總長同志,請理解我這個老戰士的心,批準我的請求吧這樣我會更安心、更高興。”
  
  聽著這位名將有些顫抖的話語,看著比自己年長的老哥,身經百戰的楊得志眼睛濕潤了。他緊緊抓住老將軍的手,許久說不出話來。他們曾經是生死與共的戰友,許久說不出話來。他們曾經是生死與共的戰友,相濡以沫的兄弟。他們一同長征,一同抗日,一同打老蔣,幾十年同仇敵愾浴血奮戰的生活,結下了他們深厚的友誼。他太了解“胡子”了。記得1955年評銜之前組織上收到孫毅的一封信,信中說:“我只有從勞之苦,而無樹之功,在評銜時寧低勿高,授我少將足矣。我投身革命決不是為了升高官、要厚祿,黨和人民給予我的已經大大超過了我的奉獻了。”
  
  楊得志了解他的過去,更了解他的現在。
  
  在座的黨委委員們,有的是他的戰友,有的是他的學生,這些人都被他這種高風亮節感動了。張震、徐信兩位老戰友走過來,拉著他的胳膊說:“老孫,您坐下,您坐下慢慢說。”
  
  在人民大會堂,習仲勛代表黨中央、國務院向這位帶頭退下來的老同志深深地鞠了一躬……
  
  入城40年,他始終保持著河北農民特有的習慣,一日三餐,粥、烤饅頭片,幾碟家常小菜。一年365日,總是穿著二尺半長的舊軍衣,老伴給買了件便裝夾克,他試了一下,覺得不如軍裝舒服,脫下去了,吼道:“以后不要亂花錢!”他的臉盆是1952年買的,燈罩的歷史則更長,是1946年的。“這么簡單的生活標準,一定能存下許多票子吧?”肯定會有人這樣想。然而,事實卻恰恰相反。有時將軍家的財政還出現“赤字”呢。每到那時,他就要可憐巴巴地對警衛員說:“咱們去賣點舊報紙吧!”而賣的錢,又被他拿去給青少年買書了。從1970年至今的24年,他每月都要給30名青少年朋友買書。為買書,過去他每月要花200元,現在每月都要超出500元。
  
  “青年需要書,可是書又都這么貴,我能給他們花點錢就花點吧!看到青年人進步,我比守著金銀財寶還高興!”
  
  這就是將軍的“票子觀”!
  
  1976年7月,唐山大地震,將軍府的后墻搖搖欲墜。管理局幾次動員老將軍把現在的平方拆掉,蓋個小樓。可他卻說:“搞得太舒服了,我反而睡不著覺。把修房子的錢省下來,給那些沒房子住的群眾多蓋些房子吧!現在條件很好,比大雜院里的百姓高級多了!”于是,將軍就一直住在這里。住在這個與他身份不太相稱的院子里。有他的“吼”聲在,誰還敢和他說改建房子的事呢?
  
  將軍的眼睛更不放過自己那輛車。
  
  警衛員安學奎對將軍那輛老掉牙的“伏爾加”是一肚子的意見。“車的牌子硬,有威風,警察見了給綠燈。可對我們這臺車就不那么客氣了,到了禮堂門前,也都是往最后給排,憋老氣了。車子低待遇也低!”小安對將軍發牢騷。
  
  “我就是喜歡這個低”將軍粗聲粗氣地“吼”道。
  
  總參給我顧問配了幾次“紅旗”,車開到門口都讓將軍給擋了回去后來,小安想了一個先斬后奏的辦法。乘首長外出,他壯著膽子把“大紅旗”開進車庫藏了起來。那天,將軍要去八達嶺南口開會,一見“紅旗”開出,立即問小安:“你搗的什么鬼,原來的車呢?”“壞了。”“為什么不修修呀?”“報廢了不能修”“那可以換上海嘛”“沒有上海車了。”“那可以換北京吉普嘛!你怎么不好好想想,我跟那些負責同志工作性質不同,我現在是去給青少年講傳統,為了跟他們打成一片,不要使他們小小年紀就產生等級觀念。我用的車應該是牌子越低越好。坐上這樣的車,見了孩子們,我還講什么呢?”
  
  小安執意不換車,將軍一跺腳說:“我走了去!”
  
  小安趕緊借了一臺“伏爾加”將首長送到南口,事后,把“紅旗”車退掉了。
  
  曾幾何時,一首“毛澤東的兒子上前線……”的打油詩流傳甚廣,表現出人們內心對部分高干子弟的不滿。特別是這些年,社會上刮起干部子女“經商”、“從政”的熱風,更是成了人們議論的中心。為此,將軍曾多次召開家庭會,給子女們敲警鐘,要求他們:不要為世俗所惑,繼續安心本職工作。子女們嚴守父訓,勤勤懇懇地工作在各自原來的崗位上。小兒子孫兢,1969年參軍,至今還是個營級干部。他與別人合作撰寫的《說三國話權謀》一書,曾再版6次,并獲1988年“全國優秀圖書獎”。他沒有滿足這些,最近又寫出《軍事謀略學》。當他得知自己得了膀胱癌,也并沒有被嚇倒,父親常說的那句“艱難困苦玉汝于成”激勵他同命運作頑強的搏斗,同時,繼續堅持自己專業方面的鉆研。
  
  這就是老將軍的“五子下殿”。原總參謀長遲浩田在總參的一次干部大會上鄭重提出“遠學雷鋒,近學孫毅”。
  
  將軍的故事還有很多,而對將軍的評價更多。
  
  楊尚昆在一次軍委座談會上說:“大家都知道孫毅同志,真正是不為名不為利,我們都要很好地向他學習。”
  
  余秋里也曾講:“如果我們全軍有100個孫胡子,全國有1000個孫胡子,那我們就了不起了。”
  
  同他一起工作過的民主黨派人士贊揚他:“堪稱共產黨楷模。”
  
  街道鄰居的老百姓稱贊他說:“這老漢還是共產黨的官!”
  
  而將軍自己則說:“不管怎樣,人不能忘本!”
  
  他說的“本”是指什么呢?且聽他說——
  
  “有一次,我們有十幾個同志和老百姓一起被鬼子圍住。在誰是八路軍,誰是老百姓分不清時,敵人設了一個認親的圈套。全村人站在鬼子刺刀面前,事先沒有商量,現場也不能討論,只能靠眼色行動。十幾個同志被群眾用父認子,妻認夫的辦法依次領回,只剩下一個人還沒有認。這時人群中走出一個姑娘,去拉這位八路軍戰士。鬼子端著刺刀問:‘站住,他是你什么人?’姑娘答道‘俺男人’。‘是真是假?’‘是真’‘那就親個嘴給我們看看。’敵人說完哈哈大笑。姑娘慢慢地走向那個不斷后退的八路軍戰士,一把抱緊了他,親了他,然后領了回去。當時在場的中國人都哭了,那是什么年代呀?連真正的夫妻都不能在公開場合親吻擁抱,何況是個未出嫁的大姑娘呢?這就是人民!我們的勝利之本!忘得了嗎?”
  
  將軍寫字臺的玻璃板下,壓著一封毛澤東給他的親筆信。將軍說:“看到這封信,就使我想起毛主席,想起他領我們走過的為人民謀幸福的道路,想起他叮囑我們‘把人民奉做上帝、把自己視為公仆’的話,我不能忘,直到死!”
  
  (孫毅將軍已于2003年逝世)
相關文章推薦:
  • 孫毅:長征途中的傳奇將軍
    頂一下
    (1)
    100%
    踩一下
    (0)
    0%
    推薦